当前位置: >首页
> 廉政教育 > 家训家规家风

读书以明理为要

 

两次字都到,行李物件俱收明。昨吾往严墓吊宣成,故不及写字。今归,知船尚未开,又附此,诸已悉汝兄字内。读书、执事,原无两义。读书以明理为要,理明则文自通达,于人情世故亦无所不贯,故曰“无两义”。若读书止求文法字句,执事只求货利私欲,则自然两相妨碍矣。其根原只在立志正大,用心精细笃实。其工夫先在看书义明白,次求古人文字能达吾意,斯尽矣。非规规念句调弄笔头,而谓之读书也。

作文不可畏难,即未能佳,且做去。多做自通,越缩越生疏矣。凡人,何可量?只是自画,便了却一生耳。怕人笑,便终受人笑;不怕人笑,更何人笑得我也?勉之勿忘。四月廿四日字,与辟恶。

——【清】吕留良《谕辟恶贴》

 

【小识】

 

吕留良,浙江崇德人,明末清初著名诗人、时文评选家、出版家。明亡之后,他参与抗清斗争,失败后,避难他乡。后被迫易名参加科考。但他内心是不愿承认满清的,作为明代遗民,他坚决放弃了功名,甚至落发为僧。他死后四十多年,被牵连进曾静的“反清案”,子孙或被处死,或被流放宁古塔。但他们依然恪守家训,竟然为黑龙江等关外文化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吕留良的二子吕主忠,小名辟恶。这两段文字,选自吕留良给儿子的信。在这封信里,他主要谈了读书、写作的问题,见识通达,颇启人思。

吕留良说,两次来信都收到了,行李和物品都已接收明白。昨天因为去严墓吊唁张嘉谨,所以来不及回信。张嘉谨,字宣成,吕留良的友人。今天回来,知道船还没有开,又写上这些。具体情况在给你兄长的信里都说清楚了。

下面,才是此信的核心。他说:“读书、执事,原无两义。”读书,做事,原本不是两个道理。也就是说,是一回事情。“读书以明理为要,理明则文自通达,于人情世故亦无所不贯”,读书,就是为了明理,而道理明白了,文章自然通达,在人情世故上,也无所不通。所以说:“无两义”。曹雪芹说:“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也是这个意思。“若读书止求文法字句,执事只求货利私欲,则自然两相妨碍矣。”但是,如果读书只是追求文法和字句,做事只是求取财货私利,那自然就是互相妨碍了。根原只在要立志正大,用心要精细踏实。“其工夫先在看书义明白,次求古人文字能达吾意,斯尽矣。”读书,首先是看懂书中的道理,然后才是关注文字,看它们能否通达我的意思。这就足够了。吕留良说:“非规规念句调弄笔头,而谓之读书也。”不是规规矩矩念念句调,弄弄笔头,就是读书。这个话,说得真是很好。古人批评书呆子,就是把书念死了,没有一点做事能力,道理当然更糊涂,自然也写不出什么好文章。

下面一段,就专谈作文。

首先,他说:“作文不可畏难,即未能佳,且做去。”这是硬道理。如果一个人害怕作文,那就永远写不出好文章。我经常说,做学问,写文章,要脸皮厚,不要怕丢人,弄斧就要到班门,如此,才能知道自己的不足,进步也快。吕留良说,即便写得不佳,“且做去。”这真是写文章的三字真经。有人问朱熹读书之法,朱熹说:“只管读,便是法。”如何写好作文?只管写,自然慢慢就好了。为什么呢?“多做自通,越缩越生疏矣。”多写,自然渐渐就通了,越是不敢写,越是写不好。就像开车,公里数上去了,车技自然就好了。“凡人,何可量?只是自画,便了却一生耳。”大凡一个人,“何可量?”他的未来怎么可以限量呢?这个话,确实颇有道理。很多人不长进,是因为自己限制了自己,自己给自己划了一个圈子,不愿出去,还是自己水平不行,天赋不行。如此,便把自己的一生就“了却”了。呜呼,悲哉。“凡人,何可量?只是自画,便了却一生耳。”这句话,值得青年学子记取。

吕留良最后说:“怕人笑,便终受人笑;不怕人笑,更何人笑得我也?”这就是我前面说的,要脸皮厚的意思了。要写好文章,就要敢写,不要怕,更不要怕人笑话。等你文章写好了,他们也就不笑了。(杨光祖)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