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廉政教育>警钟长鸣

以案警鉴│贪污、侵占、套取、挪用,这两名村官胆很“肥”

集体退耕还林款未发放给群众装进自己腰包,收取群众困难补助款装进自己腰包,非法占有公共资金装进自己腰包……

虚列农户办理“一折统”、编造救灾款发放花名册、违规将集体通道划分给个人、收取购房户房款归个人使用……

贪污、侵占、套取、挪用,无所不用其极,这两名村官胆很“肥”。

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金崖镇大涝池村,一个曾经的国家级贫困县里的贫困村,说起前任村支书梁延庆和前任村主任魏常海这两个“老搭档”,村民们纷纷摇头。

梁延庆,先后任金崖镇大涝池村党支部书记兼梁坪社社长、金崖镇高沿坪社区党支部副书记;魏常海,先后任金崖镇大涝池村文书、村主任。

办理虚假“一折统”,冒领资金“没商量”

“2009年你们村‘两委’在统计申报‘一折统’人员时有没有开会讨论商量?”

“那咋没有商量呢?肯定商量了!”

面对榆中县纪委监委调查组人员的询问,梁延庆一脸委屈地申辩道。可当调查组人员要求查阅当时的会议记录、相关台账时,梁延庆却支支吾吾拿不出来。

调查组人员走访询问后发现,梁延庆所说的“商量”确实是商量了,只不过这个“商量”却是他和本案里的另一个人物——魏常海之间私下的“商量”。

“当时,梁书记把我叫过去说商量下这个‘一折统’人员的事,他手头有几个人要加进去,以什么名目加、怎么加,我们商量了很久……我看这里头还能挣些‘光阴’(得到实惠),便把自己手头的几个人也加了进去。”面对调查组人员,魏常海交待。

“其实他们彼此之间对虚列名目办理‘一折统’的事心知肚明,只不过谁都没有捅破这一层窗户纸,你编你的,我编我的,两人一起编造农户资料,企图蒙混过关。”调查组人员介绍。

2009年至2017年,梁延庆以其妻子、女儿、亲戚,甚至本村外嫁、已去世的村民等8人名义办理虚假“一折统”,累计冒领粮食直补等资金16.6万元;魏常海以同样手法办理了其妻子、女儿、妻哥等5人“一折统”,累计冒领资金共计5.5万元。

 “你追我赶”齐头进,损人利己“圈钱忙”

“他们两个作案手段五花八门,所涉领域从套取惠农资金,克扣退耕还林奖补资金,虚报危房改造、农业保险,侵吞脱贫帮扶款、侵占项目资金到占有群众购房款等,可以说为了钱使出了浑身解数。”调查组人员这样评价。

经查,2009年魏常海非法占有本应发放给村民的退耕还林补助款15.4万元;2010年梁延庆、魏常海虚报危房改造套取资金1.9万元;2013年梁延庆非法占有农村饮水安全工程供电线路施工资金9万元;2015年魏常海私自提取并占有新农村墙体节能改造项目资金3万元;2015年梁延庆、魏常海编造环境整治票据非法占有社区资金8.3万元;2016年梁延庆通过编造环境治理协议书、田间道路施工协议、村级公共服务运行维护机制建设项目,共套取占有资金8万元……

据统计,两人从2009年至2017年间,连续8年先后作案达56起,作案时间之长、次数之多令人咂舌。

梁延庆、魏常海还经常将相关项目工程款以克扣截留的方式装进自己腰包,干起了损人利己“圈钱”的勾当。

“我把活干了,但工程款一直没有给我结清。”2014年,高沿坪社区实施总投资37.6万元的新农村墙体节能改造项目。大涝池村民魏玉忠承包了其中的太阳能热水器安装工程,根据大涝池村委会与其签订的合同约定,工程总价款为4.2万元,但直至2015年初工程结束,魏玉忠只收到一笔2.9万元的工程款,之后再未收到任何工程款项。

“我反复多次找梁延庆和魏常海,要求尽快结清剩余工程款,嘴皮子都快磨破了,但他们总是以‘现在没钱,过段时间再说’搪塞。” 魏玉忠向调查组人员反映。

其实高沿坪社区账户曾先后向他转款、存款共有4笔,而他拿到手的只是其中一笔,其他3笔款项共计8.2万元,都被魏常海等人转存和提取。

新农村住房有“新意”,“单排费”里搞“创收”

2009年,榆中县高沿坪易地搬迁项目启动,计划将搬迁榆中北山哈岘乡、上花岔乡、园子岔乡及金崖镇山区的2600多名群众在此安家落户。当时已任高沿坪社区党支部副书记的梁延庆负责协助镇政府对新农村住房进行管理,“敏感”的他在这个项目中又嗅到了“商机”。

2011年,中连川乡村民何某通过梁延庆购买了高沿坪社区新农村住房1套,共支付给梁延庆购房款9万元,而梁延庆只向金崖镇财政所上交4.7万元,并将收款收据藏匿。

直到2017年,在高沿坪社区清理购房档案过程中,查出此套住房存在交款票据缺失问题,随即与购房人联系。当何某向梁延庆索要交款收据时,梁延庆几经拖延后拿出一张交款人为何某名字的收据复印件企图蒙混过关。但经查证,此收据实际交款人另有其人,剩余购房款4.3万元被梁延庆非法占有。

不仅如此,在负责新农村住房管理期间,梁延庆还想到了一个“新点子”。他根据房屋坐落和布局,将两排房子相对并排的作为一类,将只有一排的房子作为另一类加价销售,对外称只有一排的房子采光好、视野通透,为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对此类房屋的销售严格把控,不许其他人插手或过问。同时,为使加价销售行为看起来更加合理,他还自己给起了个名字,美其名曰“单排费”。

经查,2012年,梁延庆在出售高沿坪社区新农村住房时, 以“单排费”之名,私自以高出定价8000元的价格,先后向5家购房户收取了“单排费”共计4万元。

2019年1月,梁延庆和魏常海分别受到开除党籍处分,涉嫌犯罪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执纪者说】“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干部。”一个村工作搞得好不好,各项事业发展得快不快,与村干部直接相关。村干部以权谋私,侵害群众利益,损人利己,将严重破坏基层社会公平正义,损害党在群众中的公信力。纪检监察机关要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坚决向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亮剑,保护群众切身利益,提升群众幸福感、获得感和安全感。(兰纪轩)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