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工作之窗

诗词过节│端午佩香

“五月五,过端午;带个香荷包,不怕五虫害”。端午节除了吃粽子、划龙舟、插艾蒿、挂菖蒲、饮雄黄酒外,在甘肃兰州,身佩香包自古以来一直是本地人过端午的特色习俗,这其中既有西北人独特的人文情怀,也有人们迎祥纳福、辟邪除灾的美好愿望。“黄河清风”邀您一起走近兰州的香包,在诗词中领略这一端午特有的民间艺术品。


(香包——“吉庆有鱼”,拍摄于兰州市博物馆)

 

浣溪沙·端午

宋·苏轼

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满晴川。

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


(香包——“捷报吉祥”,拍摄于兰州市博物馆)

 

乙卯重五诗

宋·陆游

重五山村好,榴花忽已繁。

粽包分两髻,艾束著危冠。

旧俗方储药,羸躯亦点丹。

日斜吾事毕,一笑向杯盘。


(香包——“陇原艾”,今年3月兰州榆中捐赠万余只陇原艾中药“抗疫香包”驰援武汉)

 

端午日

唐·殷尧藩

少年佳节倍多情,老去谁知感慨生。

不效艾符趋习俗,但祈蒲酒话升平。

鬓丝日日添白头,榴锦年年照眼明。

千载贤愚同瞬息,几人湮没几垂名。


(香包——“花开富贵”,拍摄于兰州市博物馆)

 

花心动·端午

宋·史浩

槐夏阴浓,笋成竿、红榴正堪攀折。菖碎琼,角黍堆金,又赏一年佳节。宝觥交劝殷勤愿,把玉腕、彩丝双结。最好是,龙舟竞夺,锦标方彻。

此意凭谁向说。纷两岸,游人强生区别。胜负既分,些个悲欢,过眼尽归休歇。到头都是强阳气,初不悟、本无生灭。见破底,何须更求指诀。


(各种生肖香包,拍摄于兰州市博物馆)

 

小重山·端午

元·舒

碧艾香蒲处处忙。谁家儿共女,庆端阳。细缠五色臂丝长。空惆怅,谁复吊沅湘。

往事莫论量。千年忠义气,日星光。离骚读罢总堪伤。无人解,树转午阴凉。


(各种形态香包,拍摄于兰州市博物馆)

 

摸鱼儿·午日雨眺

清·纳兰性德

涨痕添、半篙柔绿,蒲梢荇叶无数。台榭空蒙烟柳暗,白鸟衔鱼欲舞。红桥路,正一派、画船萧鼓中流住。呕哑柔橹,又早拂新荷,沿堤忽转,冲破翠钱雨。

蒹葭渚,不减潇湘深处。霏霏漠漠如雾,滴成一片鲛人泪,也似汨罗投赋。愁难谱,只彩线、香菰脉脉成千古。伤心莫语,记那日旗亭,水嬉散尽,中酒阻风去。

(文/张葆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