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廉政教育>廉政文化

【清风典历】炮人呼天

6月12(网站).jpg

【译文】

晋平公宴饮宾客,年轻的侍从端上来烤肉而上面绕着头发,平公因此催人杀掉厨师,不准违抗命令。厨师对天呼喊:“啊呀!我有三条罪责,死了自己也不清楚是因为哪一条啊!”平公说:“你说的是什么?”厨师回答:“我的刀十分锋利,刀风所过骨头都断了而头发没断,这是我的第一条死罪;用桑树烧成的木炭来烤肉,肥瘦相间的肉被烤成红白夹杂的颜色,而头发却没烤焦,这是我的第二条死罪;肉烤熟了,又眯着眼睛仔细查看,肉上面绕着头发而眼睛没看见,这是我的第三条死罪。我猜莫不是您堂下的侍从里有暗中憎恨我的人?现在杀我不也太早了吗?”

【品读】

“利害有反”

炮人,即“庖人”,就是厨师,负责主掌君主烹饪膳食的人。晋平公名彪,是晋悼公之子。晋平公执政后期的情况,差不多就是无道之君了。他追求奢侈豪华,加重赋税,修建池台楼阁,却不务政事,国家政务落入权臣私家门下,这些都是败亡之道,是无法让国家长治久安的。

《韩非子•内储说下六微》的“晋平公觞客”便记载了他平常生活中的一个侧面故事。晋平公宴客时,因为烤肉上有头发缠绕而要杀庖人,并且要求不得赦免。庖人面对危机并没有惊慌失措,而是一面对天呼号,另一面却以退为进,不说自己有多冤枉,反倒说自己的三条罪责,从而引起了平公的兴趣。按照庖人的说法,烤肉上的头发就是切不断、烧不焦、看不见的神物,这怎么可能呢?庖人以所谓的三项罪责证明了自己的无罪,并且冷静推测是有暗中憎恨自己的人故意为之。庖人真是一个临危不乱的聪明人!

还有一种说法,说是这个故事发生在晋文公重耳的身上。“文公之时,宰臣上炙而发绕之。”相比较晋平公的“趣杀炮人,毋有令反”,晋文公是“召宰人而谯之”,谯,就是责骂。看来,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心胸气度到底不一样。结果与上面所说一样,果然是有人陷害厨师。

《晏子春秋》中也有个“晏子谏杀烛邹”的故事,与此非常类似。齐景公喜欢捕鸟,管理鸟的官员烛邹却让鸟逃了,景公十分生气并下命让官员杀掉他。晏子并未直接劝阻,而是像庖人一样先历数烛邹的三条罪状:“汝为吾君主鸟而亡之,是罪一也;使吾君以鸟之故杀人,是罪二也;使诸侯闻之,以吾君重鸟而轻士,是罪三也。”第一条看起来还算得上是罪名,第二条、第三条越来越不对味,这哪里是在数落烛邹的罪责,分明是在说景公不分轻重、不知为君。“三罪”尽显晏婴的智慧。“数烛邹罪已毕,请杀之。”话都说成这样了,齐景公哪里还能杀呢?他也就只能尴尬自嘲了。比较起来,韩非子的故事更加有权谋的味道。

韩非可不只是想表达“话有三说,巧说为妙”的意思。他要说的是:“事起而有所利,其尸主之;有所害,必反察之。是以明主之论也,国害则省其利者,臣害则察其反者。”就是说,事情发生了,如果有利可得,应当牢牢掌握它;如果有害,一定要从反面加以考察。因此明君考虑问题时,国家受害,就要察看谁能从中得到好处;臣下受害,就要考察与他利害相反的人。这就是“利害有反”的道理。君主的驭臣之术才是韩非子最为关注的。(阿阳)

秦皮 .jpg

秦皮:枝皮,呈卷筒状或槽状,长10~60cm,厚1.5~3mm。平滑,质硬而脆。无臭,味苦。干皮,为长条状块片,厚3~6mm。质坚硬,断面纤维性较强。清热燥湿,清肝明目,收涩止痢,止带。用于热毒泻痢,带下阴痒,肝热目赤肿痛,目生翳障。主产东北地区。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