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廉政教育>廉政文化

【清风典历】韩昭侯治吏

55(网站).jpg

【译文】

韩昭侯派使者巡视县城。使者回来报告,昭侯问道:“都看到了什么?”使者答道:“没看见什么。”昭侯说:“即便如此,也还是有所见闻吧?”使者回道:“城南门之外,有小黄牛吃道路左边的禾苗。”昭侯对使者说:“不准泄露我刚刚问你的话。”于是下令说:“现在正是禾苗生长之时,禁止牛马进入到人家的田地里,本来颁布了这样的命令,但是官吏们不当回事,很多牛马闯入农田。立即上报闯入农田的牛马数目,隐瞒不报者,重重处罚。”于是东、西、北三门都上报了。昭侯说:“还有没报的。”官吏们于是又仔细地审查,才发现了南门外小黄牛的事。官吏们以为昭侯明察事理,都兢兢业业地各司其职,不敢为非作歹。

【小识】

韩昭侯用术

战国七雄之一的韩国,韩昭侯在位时国力最为强盛。韩昭侯前期,韩国政治混乱,法律、政令前后不一,群臣吏民无所适从。公元前355年,韩昭侯实行改革,任用申不害为相,以“术”治国,政令修明,国势大盛。史称:“申不害相韩,修术行道,国内以治,诸侯不来侵伐。”“终申子之身,国治兵强,无侵韩者。”(《史记•老子韩非列传》)

韩昭侯是一个非常善于用“术”的人。《韩非子•二柄》记载:

昔者韩昭候醉而寝,典冠者见君之寒也,故加衣于君之上,觉寝而说,问左右曰:“谁加衣者?”左右对曰:“典冠。”君因兼罪典衣与典冠。其罪典衣,以为失其事也;其罪典冠,以为越其职也。非不恶寒也,以为侵官之害甚于寒。

这个故事很有意思。“典衣”、“典冠”分别是掌管君主衣、帽的官员。韩昭候醉酒之后,典冠之官担心君主受寒,特地给加盖了衣服。昭侯却因此而处罚了典衣与典冠两人,理由很明确:典衣之官失职,典冠之官越权。“非不恶寒也,以为侵官之害甚于寒。”这就是韩昭侯的“术治”。

同样,韩昭侯派遣“巡视组”出访县城,探访到南门外有牛犊食苗。换作一般人,也不过是牛犊吃禾苗,召来官吏小惩一下作罢。然而韩昭侯力查此事,不仅查出了东、西、北三门“禁畜令”落实不力的问题,而且通过对南门情况的把握,透过现象,直达本质,揪出了官吏不作为的问题,可谓“窥一斑而见全豹”。

韩非呈现这个故事其实是把“明察”作为驭下之术给君主讲明,他讲君主要做到明察,就要“挟智而问,则不智者智”,拿着自己已经了解到的情况再去问别人,对待别人的回答“循名责实”,两相对比之下,实情自显。

这种“挟智而问”的方式显然是有诈术的成分在其中,韩昭侯给使者所说的“毋敢泄吾所问于女”,就是典型的权术。不过,韩非对此却是认同的,因为在他的认识当中,“上下一日百战”,君臣之间并无信任与忠诚可言,唯一确定的只有利益。因此,“挟智而问”也是自然之事。

抛开“驭下之术”的角度,韩昭侯的明察秋毫也值得后世统治者学习。很多时候当政者面对浮于表面的小问题时,就像《孟子•梁惠王》中讲的那样“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视力能看得清鸟兽身上的细毛,但却看不见一车木柴,原因终归是不愿意正视罢了。不愿意正视问题,那真的是离祸患不远了。(阿阳)

郁金.jpg

郁金:温郁金,呈长圆形或卵圆形,稍扁,有的微弯曲,两端渐尖,气微香,味微苦。黄丝郁金,呈纺锤形,气芳香,味辛辣。桂郁金,呈长圆锥形或长圆形,气微,味微辛苦。绿丝郁金,呈长椭圆形,较粗壮,气微,味淡。行气化瘀,清心解郁,利胆退黄。用于经闭痛经,胸腹胀痛、刺痛,热病神昏,癫痫发狂,黄疸尿赤。主产浙江瑞安。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