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廉政教育>廉政文化

【清风典历】虚静以待

4月28(网站).jpg

【译文】

道是宇宙万物的开端,是评判是非对错的准则。所以圣明的君主能够把握这个开端以知晓万物的由来,能够运用这个准则来推知事情成败的原因。因此,以虚静无为去对待一切事物,使事物的名称依据其本质来获得,使事件的发展依据其自身的性质来决定。保持虚无就能察知事情存在实有的状态,保持静止就能通晓事物变化发展的规律。臣下进言,必然发表其主张,臣下做事,必然显示其成效,以臣下做事的实际成效与其进言所发表的主张相互参合验证,君主就可以无所事事,而使事物自然呈现出其本来的面目。所以说,君主不能显露出他的想法,假如君主显露出他的想法,臣下就会刻意粉饰自己的言行来迎合君主;君主不能显露出他的目的,假如君主显露自己的目的,那么臣下必将伪装自己的行为来投合君主。因此,君主一定要抛去主观的喜好和厌恶,臣下才能言行真实;君主一定要抛去自己的成见和巧智,臣下才能谨慎于政事。

【小识】

韩非的身份证

老子主张道法自然,清静无为,其思想沾溉甚广。流风所及晚周诸子,其影响不可谓不深:道家后学自不必说,他如兵家、法家、名家、阴阳家之流,或多或少也都受到老子的感染。与法家的“阳谋”不同,《老子》所讲更多是“阴谋之术”,所以更受用兵者的青睐。据说太平天国的高级将领,其帐幕之中都有一部《老子》,将其作为兵法来读,可见其巨大的影响力。

作为法家集大成者的韩非,则是对老子思想的另一种继承。司马迁说韩非是“喜刑名法术之学,而其归本于黄老”。黄帝之学是战国以来的附会之说,主要是强调由“天道”向“人道”的转变;而关于老子之学则完全是韩非的创造,将其由清静无为的自然之道进一步创新阐释为“法术家的道”,成为其主张君主专制独裁、统御群臣的“南面之术”。

韩非这套君人南面之术的操作法则可以简单概括为“君道无为”。其表现即是君主统御臣民要“虚静以待”。这里当然不是说君主真的什么事都不用做,一天只要傻傻地躺着,百官万民就自己奔小康了。《解老》说:“虚者,谓其意无所制也。”《喻老》说:“不离位曰静。”可见,“虚静”反而是强调君主要独掌大权,其威势毫不动摇,其心思也不受任何牵制。这无招胜有招的虚静真是强大得让人可怕。按照韩非的逻辑,君主虚静无为之后,臣下自然“有言者自为名,有事者自为形”。如此,君主只需形名参同以考核臣功,循名责实以厉行赏罚,只是利用臣下的才能智慧,治吏而不治民,天下就可以运之掌上了。而“有功则君有其贤,有过则臣任其罪”,“臣有其劳,君有其功”,对于君主来说,以“无为之术”来“潜御群臣”,这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那么,君主如何才能做到驭臣之术呢?韩非的答案很简单:君主千万不能在臣下面前显露出真实的想法和目的,如此则可以避免臣下刻意的粉饰与伪装。君主必须抛弃自己的喜好、厌恶、成见、巧智等一切主观的态度和情绪,无欲无求。这样,臣下对于君主的心思就无从琢磨,自然也就无空可钻,只能老老实实谨慎于政事。而君主对于臣下的控制则可以无孔不入,其最终的结果就是“明君无为于上,群臣悚惧于下”。君处其威势于上而无为,臣竭其智力于下而有为,“君道无为”的导向是“臣道有为”。——这依然是对老子“无为”思想的别样解读。

从老子那里学来的“道”,又被韩非创新改造成“法术家的道”,这“道”真可以说是韩非的身份证。(阿阳)

仙茅.jpg

仙茅:干燥根茎为圆柱形,略弯曲,两端平,长3~10cm,直径3~8mm。表面棕褐色或黑褐色,微有辛香气,味微苦辛。温肾阳,壮筋骨。治阳萎精冷,小便失禁,崩漏,心腹冷痛,腰脚冷痹,痈疽,瘰疬,阳虚冷泻。阳痿精寒,腰膝风冷,筋骨痿痹等症。主产两广地区及四川等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