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廉政教育>廉政文化

【清风典历】明主之法必详尽事

4月13(网站).jpg

【译文】

著书太简略弟子就会发生争辩,法令太简略民众就会争论不休而轻慢法律,所以圣人著书一定要观点鲜明,明君的法令一定要对裁断的事情详细规定。用尽心思、揣摩得失,这是聪明人也难以办到的事;不费心思、用已定的法令考核结果,愚笨的人也能轻易办到。明君采用愚笨的人也能轻易掌握的方法,来考核聪明人都感到困难的事情,所以不用费心操劳而国家就可以治理好。

【品读】

简单与复杂

什么是简单,什么是复杂,这是一个辩证的看法;何者为易,何者为难,也是一个相对的认识。至于简单好还是复杂好、选择易还是选择难,更是见仁见智的事,在日常生活中也都不是问题。有人喜欢简单,有人喜欢复杂;有些所谓专家往往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说得云遮雾罩、神乎其神,搞一堆名词,装得有水平;真正的大学者能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九九归一、以简驭繁,反而让人听得更懂看得更明。当然,那些动机不纯、别有用心甚至存心将水搅浑者除外。

回到国家治理的问题上。简单与复杂,到底应该选择哪一种方式呢?易与难,哪一种更为有效?这个就更不好说了。传统的治理天下,多是讲究“为君难,为臣不易”,君臣都很辛苦,君主尤其劳神费力;可是老子却主张“治大国若烹小鲜”——就像炖小鱼那样,既可以避免不断翻炒的劳累,又能够保证鱼肉完整不破碎。以此治国,自然是“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所以,国君自己只要清静无为,天下自会相安无事,这就是“大道至简”。

韩非怎么看呢?“书约而弟子辩,法省而民讼简”,他显然不赞成法令过于简略,而是希望“圣人之书必著论,明主之法必详尽事”;同时,他也希望君主能用“愚者之所易”的简单办法,而不必殚精竭虑地用个人的“智虑力劳”来治国。因为在韩非看来,不能寄希望于每一位国君的德行才智都能比肩尧、舜、禹、汤;当然,每一位国君也不会都像桀、纣、幽、厉那样暴虐昏庸。他非常清醒地认识到:“尧、舜、桀、纣千世而一出,是比肩随踵而生也,世之治者不绝于中。”所谓的“中”,就是“上不及尧、舜,而下亦不为桀、纣”。大部分国君人主都是“中人”,这就是现实。所以要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就是建立完善的法治体系,缩小庸主与明君的优劣之差,从而不依赖于个人的德行才智。这样,一切国事便都有据可依、有法可循,强主用之,可以开疆拓土,庸主守之,亦能安国自保。所以说,法律条文越详密,则法治体系越完备,国君以此治国,自然是难事化易、繁事化简了。(阿阳)

青皮.jpg

青皮:四花青皮,果皮剖成4裂片,裂片长椭圆形,长4~6cm,厚0.1~0.2cm,气香,味苦、辛。个青皮,呈类球形,直径0.5~2cm,气清香,味酸、苦、辛。疏肝破气、消积化滞。用于胸肋脘胀痛,乳痈、疝痛,食积气滞。主产福建、广东、江苏、四川等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