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廉政教育>廉政文化

【清风典历】“移文”也可以这样写

11月25(网站).jpg

【译文】

于是南山嘲讽,北山哄笑,环列的山谷争相讥讽,攒聚的山头耸肩冷诮。它们感慨受周子的欺骗,悲叹无人来慰问。因而其山林无限惭愧,涧水羞愧不已,秋桂遗弃了风,春萝罢去了月。到处传布着西山将有隐士来居的议论,又有东山将来隐士拜山的传闻。如今周子又在县治急急忙忙地整治行装,乘船赶赴京都,虽然一心投奔朝廷,却还要借道过访北山。怎能因此而让芳香的杜若厚着颜面,让薜荔蒙受耻辱,让碧绿的层峦再受欺凌,让丹红的山崖又被玷污!又怎能让你足下的灰尘污染了铺满蕙草的道路,让你口中的秽言污染了耳朵,又因洗耳而进一步污染清澈的池水!应该拉上山窗,闭住云关,收敛雾霭,隐藏鸣流。在山谷的入口堵截来车,在山外杜绝擅自闯入的车马。于是丛丛枝条怒自胆生,重重草颖恨从心起。有的扬起枝条扫断车轮,有的枝叶低垂清除车轮的污迹。请这个俗吏抹车回驾,为北山谢绝这个假隐君子。

【小识】

孔稚珪是南齐时期较有风操的士大夫,他曾与江淹一起在萧道成幕府“对掌文笔”,永明年间任廷尉,敢于弹劾权贵,弹章劾表擅名一时。他还“不乐世务,居宅盛营山水”“门庭之内,草莱不剪,中有蛙鸣”(《南齐书•孔稚珪传》),可见他具有相对恬淡的、热爱自然的个性情怀。在文学创作上,孔稚珪以骈文名动一时,但今存作品不多,以《北山移文》最负盛名。其实,有这一篇名作,也足以说明孔稚珪是毫无疑问的骈文创作高手。

《北山移文》是以字字精妙、句句风华的文笔,以谐谑的口吻,讽刺那些心在功名、假意山林的伪隐士。据五臣注,南齐文臣周颙曾隐居于钟山(在建康北),后出任海盐县令,调任回京时,路过钟山,孔稚珪遂假托山灵,撰文“勒移山庭”,以阻止周颙仕宦的车辙污染钟山的隐秀。对此,有学者提出质疑,说周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仕途中人,不曾做过隐士,因此,本文中的“周子”应是一个虚构的人物。我们以为,即便是虚构,也很可能与周颙有关,因为周颙本来就“于钟山西立隐舍,休沐则归之”(《南齐书•周颙传》),他于休假时暂居钟山,过几天隐逸日子,久而久之,周颙也似乎成了亦官亦隐之人。而这样的亦官亦隐,恰好给了孔稚珪一个随意抒写的话题,讽刺也好,谐谑游戏也罢,总之都不算严肃声讨。

但是,这个较为随意的话题,孔稚珪却写出了极高的艺术水准,成就了一篇精美绝伦的著名骈文。本文中,孔稚珪先刻绘了“周子”隐居时不染尘俗的形象,那是“风情张日,霜气横秋”“叹幽人长往,怨王孙不游”,一派烟霞为侣、清风为伴的气势,而当“周子”出山为官之后,留下了“高霞孤映,明月独举”,石径荒凉,白云谁侣?受到欺骗的山树草木便气愤异常,它们得知“周子”要借道钟山,于是便争相讥笑,争先恐后地阻止这个“俗士”的车驾,杜绝其污染山林的清净氛围。

我们节选的这段,能体现出孔稚珪精致的铺排手法和精巧的语言构架。其写山林的讥讽是“南岳献嘲,北垄腾笑,列壑争讥,攒峰竦诮”,写山林受欺骗的失落是“林惭无尽,磵愧不歇,秋桂遗风,春萝罢月”,写山林义不再辱是“岂可使芳杜厚颜,薜荔蒙耻,碧岭再辱,丹崖重滓”,写山林收敛、关闭景色,是“扃岫幌,掩云关,敛轻雾,藏鸣湍”,写山林发怒是“丛条瞋胆,叠颖怒魄”“飞柯折轮,低枝扫迹”,每一个小点都能铺成四句话,而且都妙语连珠,押韵铿锵,曲尽拟人夸张之妙。这样的描写,将山水的清雅与文辞的谐谑有机结合起来,将汉语词汇、修辞的丰富多变体现得淋漓尽致。

应该说,孔稚珪是选取了一个特别好的切入点,既极大限度地发挥了古典文学善于铺排山水的优势,又巧妙地结合了仕隐之间这个既有热度、又有宽度的主题,加之他高超的语言艺术,遂使得本文无一句不精妙,读来意脉畅达,“意则精严,笔则飞舞”(于光华《文选集评》),确实能代表那个时代骈文的水平。难怪钱钟书先生评价:“将山水之清音与滑稽之雅虐,相得而益彰。”(《管锥编》)(萧寒)

菝葜 .jpg

 

 

 

 

菝葜:百合科菝葜属多年生藤本落叶攀附植物。根状茎粗厚,坚硬,为不规则的块状。祛风利湿,解毒消痈。主治风湿痹痛,淋浊,带下,泄泻,痢疾,痈肿疮毒,顽癣,烧烫伤。有发汗,驱风,利尿及治淋病,癌症,消渴症的功用,叶捣烂外稃治恶疮。主产于广西、江苏、浙江等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