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廉政教育>廉政文化

【清风典历】乌衣贵游 水木清华

11月11(网站).jpg

 【译文】

 听着蟋蟀的吟唱,不免感慨一年将暮,也让人想起《诗经•唐风•蟋蟀》篇,那是劳动者的歌谣。时光流逝怎么能不迅疾呢?我们的蹉跎耽误了多少优游的欢乐!我逍遥地穿过城市,多么希望能携友屡屡过访!迂回的小路绕着城阙和山岗,我登上高台眺望流霞。轻风吹拂着郁茂的园林,白云屯驻在重峦叠嶂之上。夕阳西下时,鸟儿鸣叫着集合,池水和树木都呈现出清亮的光泽。我挽着衣裳,走在布满兰草的芳洲上,流连光景中,用手牵着芬芳的柔枝。好友已错过同赏良辰美景的时机,一年将暮,我独自一人又有什么办法呢?不要再牵绊于世务了,庚桑楚告诫南容趎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小识】

 本诗出于“江左风华第一”的谢混之手。谢混出身于钟鸣鼎食的“六朝门第”陈郡谢氏,为太傅谢安之孙、右将军谢琰之子,还是东晋孝武帝司马曜的驸马,他美风仪、善文章、好清谈,是玄言诗向山水诗过渡过程中有影响的作家。可惜因支持刘毅、反对刘裕,而被刘裕处死,年寿不永。

 历史上,谢混最有名的活动要数组织“乌衣之游”。当年,在王、谢高门居住的乌衣巷,冠盖云集,富甲天下,刘禹锡《乌衣巷》诗的吟咏、感慨可为侧证。谢混组织“衣冠磊落”的谢家子弟,包括谢灵运、谢瞻、谢晦、谢曜、谢弘微等,清谈玄理、商较人物、吟诗作赋、宴饮歌咏,不仅体现了谢氏文风的炽盛,也反映出世家大族培养人才的良苦用心。《昭明文选》中谢氏子弟纵横都是、而王氏子弟寥寥无几的事实,也说明谢氏文才之多。因此,在谢氏家风、文风的形成过程中,谢混有其一份功绩。

 《游西池》作大概在义熙四年(公元408年)秋,时谢混任中领军,这是个权力极重的禁卫武官,负责宫禁戍卫。西池在建康城,是六朝时期重要的皇家园林。因身份特殊,所以谢混才能踏入这个专属皇家的园林,登台远眺。当声声蟋蟀的轻吟传入耳畔时,谢混立刻想起了《唐风•蟋蟀》里“岁聿云暮”的诗句。那是劳动者对节令的感慨,我谢混也是一位辛苦操劳的武官,也有同样的感慨。是啊,又是一年将暮的时分了,而且,好友不在身边,自己孤独登台,让他深感遗憾。抬头眺望,只见阡陌迂回,缠山绕阙;远处的天空流云飞渡,缤纷一片,山顶上白云屯驻,层次分明。微风轻拂,园林郁茂,夕阳西下时,鸣禽翔集,水面、叶面都反射着清明的光泽。这景色,温馨和美而又充满生机。可是,似此良辰美景,却只能一人独赏!美好的人啊,都错过了多少这样一同赏景、游玩的机会!按理来说,如果按这样的思路,诗歌必然会是伤感、惆怅的,但谢混却笔锋一转,用庚桑楚告诫南容趎的话——“全汝形,抱汝生,无使汝思虑营营”,来劝慰自己:不要想那么多,不要追求那么多,“全形抱生”,清心寡欲,才是自己应该秉持的道路。

 谢氏子弟大多都有着倾心老庄的文化基因,他们整体家风相对恬淡、退隐,谢混本诗也清晰地体现出这一点。文学史上著名的山水诗,之所以会出现在谢氏子弟笔下,而不会出现在王氏家族,就是因为王氏子弟都热衷功名,积极求进,谢氏子弟多善清谈、好老庄,他们在退隐的山水间寻求心灵的慰藉,于是,山水诗便合乎情理地出现在谢氏群体中了,“谢家山水”的称呼也因之而出。谢混本诗正是谢家山水的道夫先路者,尤其是“景昃鸣禽集,水木湛清华”两句,向来被认为是与谢灵运“池塘生春草,杨柳变鸣禽”相媲美的名句,影响极大。甚至有人说,谢混就是六朝诗歌发展史上的陈子昂,是改变六朝诗歌创作风气的人物。此言也有道理。

 还有,由“水木湛清华”而得名的清华大学、清华园,因其起名寓意清新而深刻,雅致而富含生机,所以赢得了普世同赏。这是谢混诗趣在今天的智慧启迪,肯定也是谢混的贡献。

 兹录清华园对联,权作对谢混的纪念:“槛外山光,历春夏秋冬万千变幻,都非凡境;窗中云影,任东西南北去来澹荡,洵是仙居。”(萧寒)

蓖麻子.jpg

 蓖麻子:本品呈椭圆形或卵形,稍扁,长0.9~1.8cm,宽0.5~1cm。表面光滑,有灰白色与黑褐色或黄棕色与红棕色相间的大理石样“斑纹”。无臭,味微苦辛。消肿拔毒,泻下通滞。用于痈疽肿毒,喉痹,大便燥结等症状。产于全国各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