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廉政教育>廉政文化

【清风典历】鸾翮有时铩 龙性谁能驯

11月10(网站).jpg

 【译文】

 中散大夫嵇康与世俗不合,他本是餐霞饮露的高人。解脱形体默默成仙,吐词著论静思凝神。抗世违俗遭人非议,便入山隐居。鸾鸟的羽翼有时会遭到摧残,但龙性超凡,谁又能驯化呢?

 【小识】

 本诗所咏的“五君”,指“竹林七贤”中的阮籍、嵇康、刘伶、阮咸、向秀,他们都是魏晋风流的重要代表人物。颜延之生活于晋、宋时期(东晋、刘宋各36年),相比两晋,刘宋时期士大夫清谈之习已相对减弱,可颜延之还在吟咏魏晋风流的代表人物,其意蕴颇为耐人寻味。

 颜延之出身的琅琊颜氏是中古时期的望族,培养出了如颜之推、颜师古、颜真卿等著名学者和书法家。颜氏以儒学传家,但颜延之受到当时玄风的影响,具有较为明显的名士习气。就这点而言,他歌咏“竹林七贤”,就相对较容易理解了。

 但是,颜延之吟咏“竹林七贤”,更有着现实的政治因素,而且,这个因素还相当鲜明。颜延之一生遭遇两次外放,第一次是元嘉元年(公元424年)外任始安太守,那是因为他与谢灵运一起牵扯进刘义真荒唐的篡位事件中,当时谢灵运被外放为永嘉太守。第二次是元嘉十一年(公元434年),由于他耿直放诞,为当政者所憎,被外放为永嘉太守。这是一次颇具警告意味的任职。从时间上来说,正是颜延之好友谢灵运被杀的第二年,从地点上来说,又是谢灵运曾被外放的地方。显然,当政者是在警告,如果你依然我行我素的话,那谢灵运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颜延之当然明白其中的含义,但傲诞的个性使他没那么容易低头,他通过吟咏“竹林七贤”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于是我们就能看到,本诗中颜延之表面上是在咏嵇康,其实根本就是在写自己。嵇康高出人外,不随波逐流,我颜延之也正如此;嵇康服食寻仙,吐词著论,忤逆流俗,我虽未寻仙,但吐词论著差近,忤逆流俗更复雷同!最终,嵇康被杀头了,但是,鸾鸟的羽翼可折,但龙的傲岸本性却是任何人都驯化不了的!言下之意,虽然嵇康被杀,可嵇康的个性、风骨是永远不会被压制的,也永远不会被驯服。同理,我虽然被贬逐在外,但要靠当权的淫威来威慑、屈服,那是绝对做不到的。应该说,颜延之是紧扣嵇康与自己有关联的地方来写,处处流露出被警告之后的愤怒。

 平心而论,嵇康、颜延之、谢灵运三人有许多相近之处,他们都才高一时,傲诞不羁,有睥睨一世之概。颜延之晚年还略有和光同尘的一面,嵇、谢两人则尤其相仿。写本诗时,我们看不到颜延之有任何和光同尘的影子,此时的他与嵇康十分相似,所以,《五君咏》五首诗中,写得最传神、最具生气、影响最大的,也就是这首《嵇中散》了。  (萧寒)

使君子.jpg

 使君子:呈扁圆形,直径1.5~2.5cm。外表面黄褐色或红棕色,内表面黄棕色,密被细绒毛。质硬而脆。无臭,味涩。杀虫消积。用于蛔虫、蛲虫病,虫积腹痛,小儿疳积。主产于四川、广东、广西等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