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廉政教育>廉政文化

【清风典历】文章光陇右 针灸冠中华

10月30(网站).jpg

 【译文】

 玄晏先生说:古人称“不能入乐歌唱而只宜于诵读的文体是赋”。既然如此,那么,赋就是借助外物以发端,铺排盛大之美以呈现事理,别人想要再增益辞采也不能的文体。描写时要引申、铺排,所以整篇文章便极为华美;内容要分类推广,所以辞采便极为富丽。因此,美丽之文便是赋了。以前的作文之人,不勉强崇尚文辞,而是从劝诫的角度出发,以文章来联系王道教化。

 【小识】

 本文是著名陇籍学者皇甫谧为左思《三都赋》作的序言。

 在陇右学术文化的长廊里,皇甫谧是神一般的存在,在中国文化的星河中,皇甫谧也是耀眼的亮星之一。他是著名学者,经、纬、历法、舆地无不博洽,在史学上的贡献尤大,“晋时著书之富,无若皇甫谧者”(李巨来《书古文尚书冤词后》),其浩繁的著述中,多数是史学著作,而且这些史学著作在中古时期影响很大。他是著名医学家、我国针灸的鼻祖,其《针灸甲乙经》确立了千年针灸的基本规范;他布衣终身,矢志著述,朝廷五次征召均不出仕,成为西晋学者风范的典型;他循循善诱,门下挚虞、张轨、牛综、席纯皆为有晋名臣;他还是一位有情怀的文人,是少有入选《文选》的陇籍文人。应该说,皇甫谧其人、其文、其学、其术,足以代表古代陇右文化的高度,是陇右文化的名片。

 说皇甫谧是有情怀的文人,可以从《三都赋序》的写作来印证。左思耗时十年完成《三都赋》后,时人却评价不一,也不甚重视,于是,左思便找到了皇甫谧,希望借皇甫谧的崇高声望来为自己延邀声誉。皇甫谧也没有辜负左思的苦心,为之“嗟叹”并欣然作序。当皇甫谧序发布之后,此前的是非褒贬便都迅速消歇了,那些“相非贰者,莫不敛衽赞述”(《世说新语•文学》),原来的批评者都改成“赞述”的态度了。可以推理,皇甫谧之序三都,既有出于文学立场的赞赏,也有奖掖后学的善良初衷,这是一代名儒应有的风范。他确实为《三都赋》的传播起到了关键作用。

 节选的这段引文,主要是陈述对大赋的看法。皇甫谧认为,大赋就是要铺陈巨丽之美,无论其篇制之宏大,还是辞采之富丽,都是必要的、应该的。但同时,他还认为,仅仅这样的形式美还不够,大赋还要“本乎劝诫”,还得承担美颂王化的时代使命。应该说,这样的认识合于汉赋的实际,是正确的。但如果联系“辞人之赋丽以淫”来看,联系西晋文坛“繁文绮合,缛旨星稠”的现实来看,当时文学的主流就是辞采繁缛,而皇甫谧能鲜明倡导“本乎劝诫”的略显保守的赋学观,也有其可贵之处。

 如果再扩展视野来看,皇甫谧出身的安定郡以至陇东一带,自汉以来就是大族的摇篮,如皇甫氏、梁氏、胡氏、傅氏、张氏、牛氏等,多是纵横中古的大族,他们冠盖蝉联,名儒辈出,典型如皇甫谧、傅玄、牛弘,都是登上时代学术文化高峰的人物。还有出身安定的著名思想家王符,尽管家世贫寒,但却得到名将皇甫规的赞赏和礼遇。应该说,王符、皇甫谧、傅玄、牛弘等组成了中古时期陇东学者的灿烂星河。而他们学术的整体特色,就是注重经世致用,思想略显保守。由此,我们也能得出结论:似皇甫谧这样略显保守的文学思想,其实也是陇右文化整体略显保守的特色的反映。(萧寒)

香加皮.jpg

 香加皮:呈卷筒状,少数为不规则卷片,厚2~4mm。外表面灰棕色或黄棕色,质脆,断面不整齐,淡黄色。有特异香气,味苦。利水消肿,祛风湿,强筋骨。用于下肢浮肿、心悸气短,风寒湿痹,腰膝酸软。主产于山西、河南、河北、山东等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