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廉政教育>廉政文化

【清风典历】人间空唱雨铃霖

10月23(网站).jpg

 【译文】

 冬去春来,寒暑交替,一年时光已过。妻已归于黄泉,层层的土壤永远地将她封存了。我思念你的心怀谁能够体谅呢?长期滞留在老家已经没有意义了,所以,我勤勉地奉行朝廷命令,回心转意到本职中去。望着一起住过的屋宇便想起你,进入房间便会想起经历的一切。屋内的屏障间不见你的影子,但手稿上还留存着你的笔迹。空气中飘荡着你的芬芳,墙壁上挂着你的遗像。恍惚之中,似乎感觉到你还在身边,回过神来时,才知那是一场虚惊。我们就像双栖双飞的鸟儿有朝一日形单影只了,就像那比目而游的鱼儿半道分开了。和煦的春风吹过,清晨的雨水顺着屋檐滴下来。坐卧片刻也不忘你,忧郁愁思日日积累。或许,随着时间的流逝,对你的思念会慢慢减弱,到那时,我也会像庄子一样鼓盆而歌了。

 【小识】

 这是西晋文学家潘岳为悼念亡妻而作的诗。由于本诗影响极大,后人纷纷仿效,所以“悼亡”也就因此而有了特定的含义,即悼念亡妻。毫无疑问,这是潘岳为中国文学作出的突出贡献,他是悼亡诗的鼻祖。

 潘岳的妻子杨氏出身名门。在潘岳12岁时,大将军参军杨肇因欣赏潘岳之才,将女儿许配给了潘岳。后来杨肇官至荆州刺史,位高望重,所以,杨氏确为大家闺秀。杨氏到底去世于哪一年呢?对此,潘岳自己的记载似略有抵牾,于是学界认为潘岳至少应有两次婚姻:首娶杨肇女,与潘岳生活10年左右去世;一年后,继娶杨肇另一女,一起生活24年,小杨氏又去世。小杨氏去世后,潘岳有《悼亡赋》以怀念,由此推理,《悼亡诗》也应当是潘岳悼念小杨氏的诗作,在元康九年(公元299年)秋天,潘岳52岁。

 潘岳诗文的显著特点是深情。其悼亡诗文、悼念诔文、致哀文、吊祭文等,数量大,质量高,形成了突出的集群优势,呈现出鲜明的特色倾向,产生了重大的历史影响,在整个文学史上,都是少见的。《悼亡诗》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本诗娓娓叙来,感染力极强:已经守丧满一年了,是该返回本职了。但是,要离开曾经相濡以沫的故居,离开长眠地下的亡妻,他还是于心不忍,所以,他逡巡于屋宇、室内,流连于帷帐、遗像之间,亡妻的生活用品、遗留墨迹乃至芬芳香气,都让他心痛不已。神情恍惚间,似乎妻子若隐若现,回过神来时,才知道那不过是幻觉,理性告诉他,妻子已像分道的比目鱼和翰林鸟一样,再也回不来了!门隙间吹来和煦的春风,屋檐上滴答着清新的雨声,似乎都在敲打着他纷杂的思绪,撞击着他惆怅的心灵。可以看出,潘岳是把最常见的题材,用深情组织和连贯起来,巧妙地铺叙开去,产生了强烈的效果。所以,潘岳是走心的路线,用内心流淌的真情去感染人。

 在历史上,潘岳其实是有着微妙评价的人物。他极有才,文采出类拔萃,但或许是他太想表现自我、太想出人头地吧,所以,他的高才被附加上了竞躁媚上的尾巴。再者,潘岳利禄心强,在大是大非面前,常常利欲熏心,以致进退失据,诸如谗佞贾氏、甘当枪手、甘当“二十四友”之首、望尘而拜、陷害愍怀太子等事件。其最终被夷灭三族,虽然与政治派系相关,但也确实有很大的自我原因。还有,潘岳貌美,这在古代极有名也极少见,但如此貌美的人,却有“掷果盈车”的故事,这又深具讽刺意味。

 不过,话说回来,即便这些关于潘岳的差评都毫无疑问,但也不能影响潘岳对去世亲人的吊唁和怀念,也不能因此而怀疑其怀念之情的真挚程度,更不能因此就对其抒写怀念的诗文作品不给评价。事实上,历史的选择是合理的、有说服力的,潘岳那些质优量大的悼亡作品,确实是赢得了后世文人的千古同赏。潘岳是一个真于情也深于情的优秀作家。自从潘岳的悼亡系列作品取得成功之后,悼亡主题便不胫而走,先后涌现出了不少著名作家,如唐代的元稹、宋代的苏轼、清代的纳兰性德等,尤其是纳兰性德,他和潘岳一个是悼亡诗的鼻祖,一个是殿军,尤具特殊意义。(萧寒)

石韦 .jpg

 石韦:庐山石韦,叶片略皱缩,展平后呈披针形,长10~25cm,宽3~5cm。气微,味微涩苦。石韦,叶片披针形或长圆披针形,长8~12cm,宽1~3cm。基部楔形,对称。孢子囊群在侧脉间,排列紧密而整齐。叶柄长5~10cm,直径约1.5mm。有柄石韦,叶片多卷曲呈筒状,展平后呈长圆形或卵状长圆形,长3~8cm,宽1~2.5cm。利尿通淋,清热止血。用于热淋,血淋,石淋,小便不通,淋沥涩痛,吐血,衄血,尿血,崩漏,肺热喘咳。主产于华东、华中以及东北地区。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