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头条新闻

一个月上千人主动说清问题

“好几天睡不着觉”、“感到非常惭愧”……最近一段时间,甘肃各地乡镇纪委,来了许多退还违规领取的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的人,有党员干部,也有普通群众。

这一景象,源于甘肃从4月初开始的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管理问题专项治理(简称“一卡通”专项治理)。短短一个月,初战告捷:不完全统计,全省有上千人向纪检监察机关主动说清“一卡通”问题。

“多拿的那点钱,闹心得睡不着觉”

“这些天我一直睡不好觉,我知道纸包不住火,希望组织从轻处理。”近日,甘肃省白银市靖远县一名村干部到镇纪委说清“一卡通”问题后,如释重负:“交了不该拿的钱,心里轻松多了。”

在靖远县,像这名村干部一样主动说清“一卡通”问题的已有74人。而类似的场景,近一个月来在甘肃各地纷纷涌现。

“我父亲名下的‘一卡通’,有28元粮食直补资金可能不符合规定。”4月25日,临夏回族自治州广河县一名警察来到县纪委监委,代他父亲前来说清“一卡通”问题。这名警察的父亲70多岁了,行动不便,“这笔钱虽然不多,但他说,多拿的那点钱,闹心得睡不着觉,一定让我帮着退掉。”

“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不该领取的一分钱都不能领。”临夏州委常委、州纪委书记萧懿群说,全州主动说清“一卡通”问题的已有287人,涉及资金24.8万元,已主动上缴11.15万元。

在定西市岷县,截至4月19日,主动说清“一卡通”问题的党员干部和群众多达377人,累计退缴违规资金38.97万元。

“2017年,我违规领取了冬春生活救助补助1260元,感到非常惭愧。”岷县闾井镇后治村党支部书记张邦娃说。在他的影响下,村里其他3名村干部也将违规享受的2340元冬春生活救助资金上缴镇纪委。

“丈夫去世后,我没有及时注销他的户口,多领了他的低保补助和冬春生活救助。”岷县闾井镇联合村四社群众王明芳,近日向镇纪委上缴了多领的1796元。

既是“提醒”又是“通道”

开展“一卡通”专项治理不久,甘肃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纷纷发布公告,设定期限:凡是在期限截止日前主动说清和交代“一卡通”问题的,可依规依纪从轻、减轻或免于处理;否则,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

设定期限,既是一种“提醒”,同时也提供了争取从宽处理的“通道”。靖远县纪委副书记邓红莲说,许多违规领取了财政补贴资金的人,正是在期限的压力下,才主动说清“一卡通”问题的。

据了解,靖远县纪委监委利用县电视台、“靖远清风”微信公众号等平台,发布了限期主动说清“一卡通”问题的公告,各乡镇也积极拓宽宣传途径,如糜滩镇在全镇、各村社干部群众微信群转发了通告,东湾镇纪委逐一组织各村社干部召开动员大会宣传通告。

岷县纪委副书记徐涛说,教育引导涉嫌违规违纪违法人员在规定期限内主动说清问题,使纪法的刚性与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的柔性有机结合起来,是积极践行“四种形态”特别是第一种形态的体现。

此外,随着惠民惠农政策日益公开透明,打消了人们的侥幸心理,也是主动说清“一卡通”问题的人数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徐涛介绍,岷县利用“定西扶贫惠农资金监管网”和“岷县大数据监管平台”,将每一笔财政补贴资金、每一个受益群众等信息都录入平台,享受了什么政策、发了多少钱,大家都可以在网上查到。

让“一卡通”成为明白卡、幸福卡

目前,我国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绝大多数都通过“一卡通”发放给群众。但在一些地方,原本方便群众的“一卡通”,却出现一卡变多卡、直通变不通、惠民变私利等问题。

以甘肃为例,2018年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扶贫领域违规违纪违法问题2595件,其中相当一部分发生在“一卡通”方面。

正是基于此,甘肃决定在全省开展“一卡通”专项治理,治理重点包括“一卡通”发放、管理和使用不规范,惠民惠农政策、资金落实不到位,惠民惠农领域腐败和作风及职能部门监管不力、纪检监察机关监督不严等问题。

据了解,此次“一卡通”专项治理将持续至9月底,目前处于自查自纠阶段,从6月中旬开始将陆续进入全面检查、重点抽查和巩固提升阶段。

甘肃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委副主任张云生说:“这次‘一卡通’专项治理是对全省惠民惠农政策落实情况和资金使用情况的全面检查,我们的目标是通过集中治理,让‘一卡通’真正成为群众的明白卡、幸福卡!”

“初战告捷,深得人心。但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目前的成效只是初步的,还需要总结经验、持续推进,不断扩大战果。”甘肃省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副主任王锦玉说。(本网报道组 王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